泛中流

失踪人口丨回复无能
墙头按月算,不更新真的不怪我
FGO沉迷中
底特律太好玩了……

【超蝙超】克拉克肯特去过五次酒吧,每一次都遇到了布鲁斯韦恩

文笔渣,ooc可能有。。
好久没写了。。这篇有点长。。。

以下正文

克拉克肯特去过五次酒吧,每一次都遇到了布鲁斯韦恩

要说在堪萨斯的一个农场里长大有什么好的话,那就是很难沾上不良恶习。
比如说肯特先生。

克拉克第一次去酒吧是跟着他的高中同学一起去的,你懂的,同学聚会什么的。进了那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规场所的酒吧,曾经羞涩的外表全部化为大胆的本质,只有他一个人还是一件格子衬衫,端着一小杯果汁缩在吧台的最边上。酒精对他不起作用,还是不要让他们发现自己千杯不醉比较好。
布鲁斯一眼就看到了他。对于一个正在搜寻“猎物”的人来说,他实在是太显眼了。事实上他已经搜寻过一遍了,他的目标正坐在其中一个高脚桌旁等人,那么一边装作搭讪的样子一边观察目标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克拉克显然没有做好准备,当布鲁斯坐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被果汁呛到了。
“麻烦给这位先生来一杯长岛冰茶。”
当酒杯放到克拉克面前的时候,正在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克拉克一震。他只能转向身边的男人,却差点呛到第二口果汁,“韦恩先生?”
布鲁斯随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看酒杯再看看他,“不喝吗?”
作为一个专业的记者,他感觉这里会有一个大新闻,但是他忍住了立刻询问的愿望,而是顺着他的意思接过酒杯,小心地抿了一口。辛辣的口感让他立刻判断出应该有什么样的表现:小口的咳嗽,脸红,放下酒杯,表现出拘谨的样子。
事实上布鲁斯这时候已经认出来他搭讪的这个人是谁了。
克拉克肯特AKA超人,目前正在星球日报工作。
他觉得自己运气真不错,随便追踪一条线也能遇到另一位调查已久却一直没遇到的超级英雄。他随便瞄了一眼目标,还在等人,只不过神色有些不耐烦,他在心底笑了笑,然后专心看克拉克的动作。
超人当然不会醉,可是克拉克却会。他带着几分好笑的看着克拉克的表演,顺手上去拍了拍他的背,“来酒吧却不喝酒可不行啊。”
克拉克控制着慢慢把脸上的红色消掉,“韦恩先生在酒会上也很会喝酒,为什么到这里反而不喝呢?”
布鲁斯拿起他的果汁喝了一口,轻笑,“这可是个秘密。”
眼睛往目标处看了看,等着的人来了,却是一个没有帮派的小团伙头目。他有些失望,但姑且还是记在了心里。
他倒是有些好奇克拉克有没有发现他关注的人,又不能直接问,只能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果汁。
克拉克的确没有发现了那两个人。作为一个普通的,畏手畏脚的小记者,他不可能盯着哥谭王子看,而超级听力,算了吧,这可是在酒吧里,他还不想这么快聋。
克拉克默默地又抿了一口酒,这次他没有表现的那么夸张,他小心翼翼地问布鲁斯,“韦恩先生,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
这个问题真的是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么一个地方,布鲁斯韦恩的身边却连一个女伴都没有,他怎么会来?
布鲁斯一口气把那杯果汁喝完,慢慢凑近他,一直把他逼到贴在墙面上,才轻笑出声,"我只是来找某个,已经认识我,我却还不知道他姓名的男人。"
布鲁斯从凳子上跳下来,随手抽出一张纸钞压在玻璃杯下,冲他扬起一个微笑,"这杯酒我请了,不要辜负我的好意啊。"
现在的任务很简单,他只要在酒吧大门外守株待兔,然后劫走并且销毁那份毒品就可以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被留在那里一个人的克拉克把整杯长岛冰茶一饮而尽才勉强说服自己脸上的潮红是酒精的作用。

第二次在酒吧意外相遇是布鲁斯计划好的,但是对于克拉克来说绝对是个意外。
克拉克是被露易丝邀请来的,据说是因为又有一次不错的报道让她占据了头版的位置,所以想去酒吧喝一杯。克拉克不能拒绝她的请求,可是在布鲁斯笑意盈盈的坐到他旁边的时候,克拉克就知道谁是主谋了。
露易丝早就被另一位看上去十分英俊帅气的绅士带跑了,现在的情形简直就和上次见面一模一样。
可怜的一个人,格子衬衫,一杯橙汁。
布鲁斯今天特意把所有工作都交给夜翼,就是为了能来见一见这位超人,顺便构思一些计划。
他坐下来就用指节敲敲桌面引来调酒师,"一杯深水炸弹。"然后转过去打招呼,"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你了,肯特先生。"
克拉克颇有几分感叹的朝他笑了笑,"是啊,好巧,韦恩先生。"
说实话他不怎么喜欢这位哥谭王子,但不是因为夺走几乎所有女性的视线或是仇富之类的,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他的作风,这种蓄意的巧合无疑降低了他的好感度。
布鲁斯顺手夺过他的橙汁,把酒推向他,“我看过每一篇你写的报道,写的非常好,尤其是关于超人的。”
克拉克小心地喝了一口,这次就没有必要装成没喝过酒的样子了,他小心地笑着说:“多谢夸奖。”
“所以,你有没有兴趣到哥谭来写写蝙蝠侠?”
克拉克被这句话吓得差点飞起来,他努力的想看着布鲁斯的眼睛认真的拒绝他,却险些沉溺在那片蓝色的海洋里。最终他还是转过了视线,“我觉得,我……我还是比较擅长写超人。”
布鲁斯并没有放过那一瞬间极小的浮动。“哦,那就算了。”他温柔的笑了笑,“如果你想的话,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克拉克突然有些理解那些人对于布鲁斯的追捧。除了他的身世,财富和花边新闻深受八卦的喜爱以外,也没有人能忽视这位花花公子英俊无比的外表和绅士的风度。
他离开座位,走向人群中央,引起了一个小高潮。克拉克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背影,过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有些郁闷的喝起了酒。
“哇哦,看看是谁让我们的克拉克神魂颠倒?”带着一丝兴奋的女声传入他的耳朵,“布鲁斯韦恩!你从来没说过你认识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无奈的转身看向刚刚回来的露易丝,“所有人都认识布鲁斯韦恩。”
露易丝伸手拨了一下自己的长发,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让哥谭王子请一杯酒的。”
克拉克无言以对,沉默的把最后一口酒喝干,像是想到什么一样,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好吧,我的确认识布鲁斯韦恩。”

第三次遇见时他们都知道彼此的身份了,然而克拉克却完全开心不起来。
自从知道布鲁斯那个花花公子的外表只是蝙蝠侠的一个伪装,他就开始有点不能直视布鲁斯了。
不仅是因为两个人的差别实在是太大,而且还因为他所在意的,那前两次的酒吧见面奇怪的气氛根本就是无所不知的蝙蝠侠特意营造出来的。
而且布鲁斯对他的态度越发的奇怪了。比如说现在。
他们两个人正坐在一个卡座里,左前方就有一位性感的女歌手在台上唱着歌。布鲁斯摆出一个带着些欣赏的微笑看着她,克拉克敢保证女歌手在和他眼神交互的时候笑得更甜了。
他有些不爽,不过不知道是因为有一个人被布鲁斯的表面欺骗还是因为……
他觉得自己已经疯了,不管孤独城堡里的氪星科技扫描了多少次「正常」,就自己感觉上来说,绝对已经疯了。
不然谁会对一个才见过几次的男人这么在意?哪怕他是蝙蝠侠也不行。
布鲁斯看了看克拉克快要喝完的龙舌兰日出,十分好心情的朝他笑了笑,然后向他比了个过来的手势。
克拉克被那种谋划着什么,带着些狡猾的眼神刺激的抖了一下,几乎是不受控制的移了过去,"韦恩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布鲁斯头都没侧,只是极其小声的说:"旁边那个卡座里络腮胡的男人,听一听他在说什么。"
克拉克有些郁闷地侧着头开始听,蝙蝠侠的确不可能因为什么风花雪月就把他约出来,虽然期待被打破了,但是蝙蝠侠的形象却被好好的维护住了。
"Ace化工厂……凌晨一点……三箱……"他凑到布鲁斯耳边以防嘈杂的音乐声把他的声音盖掉。布鲁斯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克拉克却看到了他耳根泛起的红色。
蝙蝠侠可不能控制末梢的血液流动。
克拉克突然有些不受控制的弯了弯嘴角,布鲁斯把他推开,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领,径直走向出口。
他盯着那个背影,不用猜都知道他准备换上蝙蝠装前往Ace化工厂。很快他也站了起来,把皱起来的格子衬衫扯平,走了出去。

"嘿,需要帮忙吗?"标准的超人的开场白,布鲁斯的手顿了顿,把头套戴上之后才转向他,"我说过不要进入我的哥谭。"
克拉克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但是是你邀请我来的,"
"叫我蝙蝠侠!"布鲁斯狠狠地盯着他,"布鲁斯只邀请了肯特先生,我可没有听说他也邀请了超人先生。"
啊,糟糕了,他开始用名字称呼自己了。克拉克苦恼地抓了抓头发,然后试着转移话题,"我可以带你去Ace化工厂,只需要两秒钟就可以闪电到达!"
这应该不会被拒绝吧。他有些紧张地盯着那双被遮住的眼睛,等待答复。
然而真的被拒绝了。
布鲁斯以一种近乎冷酷的音调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哥谭人民可不希望你在头顶上飞来飞去拯救困在树上的小猫。"
他还没有把绳枪射出去,就感觉到双脚脱离了地面。一直到站在Ace化工厂最高的屋顶上,他都没有说话。
"你就是这样不顾人民的愿望强行使用武力的?下次不要让我在哥谭再见到你!"克拉克仿佛能看见他海色的眼睛里勃发的怒意。虽说这是出于好心,但是不领情也没什么办法了。
不过还没直接上手打就算做的不错吧?
克拉克想了想,然后飞回酒吧把停靠在附近的蝙蝠车带到Ace化工厂前,看着蝙蝠侠解决那堆犯罪分子跳进蝙蝠车里极速离去,他才回到暂住的酒店。

第四次是在大都会里的一个酒吧。克拉克一开始接到信息的时候还吃了一惊,虽说那时他们早就被冠上了世界最佳搭档的称号,关系也有所改善,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因为想要玩一玩就把另一位超级英雄约到酒吧里来。
那可是蝙蝠侠。他想着,不由自主地笑了笑,这可是蝙蝠侠,让自己不管需要怎么样去做都心甘情愿的人。
他有些兴奋地去往目的地,却只注意到在踏进门的一瞬间周围的行人露出的眼神,而没能分析出其中的情绪。
现在他敢确定那不是什么好想法了。
这是一家gay吧。
他所找的人就坐在吧台前,指尖轻捏着一杯冰水慢慢摇晃,周围不少人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布鲁斯韦恩花名在外,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玩腻了想要换换口味。
克拉克犹豫了一下,布鲁斯却已经看到他了。他在各色目光的环绕下径直走向克拉克,十分亲昵地搭上他的肩,侧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克拉克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快。
"B,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他问,表现得有些惴惴不安,然而除了他们两个以外没人知道其中有多大水分。
"叫我布鲁斯。"他说,露出的笑容几乎让克拉克感到惊悚。
"看,那边的两个,"他压低了声音说,声音轻柔近似情人的耳语,说出来的话却能让人避而远之,"夜翼追踪他们从布鲁德海文的一个手工制毒厂到哥谭,他们会在这里进行交易。"
克拉克已经没办法专注的听布鲁斯在说什么了,他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两个人影重叠在一起,只要不聋不瞎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更别提他的超级听力已经自发的把夹杂在音乐中的细微声音传入他的大脑。
他感觉到血不受控制的冲上头部,然后慌慌张张地把躁动的血液狠狠压下去。他希望这附近没有狗仔之类的存在,要不然第二天的新闻头条就会是哥谭王子携小记者共入gay吧,威逼还是利诱?然后配图就会是一大幅布鲁斯拉着他的照片。
太糟糕了,他还没有和女神告白呢。

"你为什么要找我?这种事情一个人应该就可以了。"
"布鲁斯韦恩不可能毫无目的地到一家酒吧来。"
"……有好多人等着陪你呢。"
"那我就不能及时脱身了。"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为什么不让闪电侠或者绿灯侠或者火星猎人变形陪你来?"
"因为我想让你陪着我。"
克拉克愣愣的看着他,不敢相信刚刚那类似撒娇的话会是从那通常只会吐出一针见血评价的嘴里传出来的。
"哦,我……我很高兴能听到这话。"克拉克下意识地朝他笑了笑,"B这样说的话,我很乐意陪你……不过露易丝她……我必须得回去。"
"那可以亲我一下吗?"布鲁斯十分认真地说,克拉克一瞬间看见了蝙蝠侠,但是说的话却太不蝙蝠侠了。
"抱歉,你说什么?"克拉克瞪大眼睛,他现在有些怀疑布鲁斯是被魔法所控制了。
"脸颊就可以。"布鲁斯说,他侧过脸,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好,不!不可以!"克拉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抱歉我必须先走了,再见。"
布鲁斯看着他慌张的跑出去,十分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很快也离开了。

第五次遇见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不是件好事,无论对于布鲁斯还是克拉克来说,因为这实在是太令人尴尬了。
克拉克一直认为绿灯侠和闪电侠公布他们的关系是件很令人烦恼的事。主要是因为公开以后绿灯的『闪电渴望症』就加深了,恨不得整天都贴在他的身上,经常让人感觉到瞎。
就像现在,酒吧的一个卡座里,哈尔就像没骨头一样的贴在巴里身上,克拉克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目不斜视地盯着手中的酒杯。
突然有人走了过来,投下一片阴影。"克拉克,"那个声音以一种亲切的口吻说,"能给我一个位子吗?"
克拉克没抬头,他的视线范围内正好能够看到那双明显价值不菲的鞋子。
"布鲁斯。"他在心中念着这个名字,往边上挪了一下,轻轻地放下杯子,手又放在一起互相捏紧了。
布鲁斯相当轻松惬意地坐下来,悠闲自在的样子仿佛不是在令人兴奋的酒吧里而只是坐在一家高档的咖啡厅里。他随意地把手搭上沙发背,这个动作让克拉克有些惊慌。
假如布鲁斯是以韦恩的身份做出这个动作,那么接下来的可能会是一杯鸡尾酒。但是假如布鲁斯是以蝙蝠侠的身份做出这个动作,那么接下来的可能就是一杯掺了氪石的鹤顶红。
"B,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他努力忽视另两位同伴投来的不怀好意的眼神,"那真的是是我的心里话。"**
哈尔做了一个whoops的口型,笑眯眯地盯着他看,巴里看了一眼布鲁斯,半哄半拽着把脸上还写着八卦两个大字的哈尔拖走了。
布鲁斯满意地哼了一声。
"我没有生气。"布鲁斯选择了这个有点干巴巴的开场白,"正相反,我很开心。"
开心吗?克拉克下意识地转头去看他,却看到他紧绷的脸,仿佛是被谁逼迫着一样说出了这句话。然而克拉克对着他的眼睛失了神,那双带着一丝别扭却没有不甘愿的蓝色眼眸在不时晃过的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让他想起了在肯特农场里看到的清澈而又明亮的星空。
"你看我干什么?"布鲁斯瞪着他,就和蝙蝠侠在生气时的语气一模一样。
"是你自己打算这么做的吗?"他问,抱歉,他实在是想不出蝙蝠侠除了被威胁以外还有什么情况会让他说出这种话。
布鲁斯继续用着那种不情不愿的语气,"是的,阿尔弗雷德告诉我要好好表达自己。"
哦,阿尔弗雷德,蝙蝠家的食物链顶端。这就说得通了。
克拉克低下头,这还是被逼的。
但是超人的反应力发挥了作用,让小镇男孩突然一下明白了什么抬起头握住布鲁斯放在腿上的另一只手,抬起头咧嘴笑了起来,"我真是太喜欢你了,布鲁斯。"
布鲁斯手上轻轻挣扎了两下就放松了下来,他把头转向另一边,轻轻哼了一声,"嗯,我也是。"
最后那三个字说的实在太轻了,混在音乐里,克拉克差点没听见。
克拉克头一次这么感谢长久以来的双重身份生活和氪星血脉带给他的无与伦比的克制力,要不然他怎么能够在关系确认时保持什么都不做?
"布鲁斯,我可以吻你吗?"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

**这个事件需要下翻

☞这是第四次和第五次之间的故事

“咖啡还是红酒?”
“咖啡。”
“苹果派还是小甜饼?”
“苹果派。”
“布鲁斯韦恩还是我?”
“……你。”
“哈,你犹豫了。”黑发的女记者撩动她的长发,露出一个【我真伤心】的表情,双手抱臂望着他,“你更喜欢布鲁斯韦恩。”
而克拉克只能用一个羞涩的笑容回应她。
露易丝继续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他,“布鲁斯韦恩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你想要追到他难度相当高,哪怕你是超人,要是现在还不准备出击的话你就真没机会了……”
“他开心就好。”克拉克说,语调温柔至极。
“唉……”露易丝扶额,“我现在真有些怀疑你是不是中了什么爱情魔法。”
或许吧,他想,继续笑着。
布鲁斯韦恩是蝙蝠侠,那个冷酷无情的哥谭骑士。这可是一个除了他和韦恩家族外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事实上是怎么变成这种情况的,克拉克不是很明白,明明两个人私下里的交流用一只手也数的过来,但他好像就这样沉溺其中。
沉溺在布鲁西宝贝的英俊与风度中,沉溺在蝙蝠侠的黑暗与苦痛中,沉溺在这两者之间惊人的差异与统一之中。
说来也是有趣。他分明还没有那么了解他,两个完全不同的形象便让他感受到了爱情。就像他经常看到迷妹们写的同人里说的那样,他被他所吸引。
表白和约会都是必要的,不过他还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想想怎么样以一种最完美的方式表达出去。
赌上作为记者的骄傲。他这样想。

  

不过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让他猝不及防。
他只记得大战结束之后,有一道蓝色的光束直奔蝙蝠侠而去,心底里泛起的不祥预感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撞到光束上。然而光束就像是雪遇到火一样瞬间消融在他的身体里,似乎什么影响都没有。
照常的救助灾民,每个超级英雄都用各自的能力帮忙。蝙蝠侠可没有超能力,他只能从废墟中搀扶出伤者然后把他们送上救护车。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克拉克在看到他背着一个双腿都显着受到严重伤害的年轻人时,心里泛起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波动。
良好的素养让他继续做完手上的事而不是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心中却无法忘记那种冲动——那个瞬间,他想把那个年轻人从蝙蝠侠身上扔下去。
“清醒点,他可是蝙蝠侠。”他对自己说。

  

现实经常出人意料。
当他在同一个星期第三次里因为受伤的问题和布鲁斯吵起来的时候,这一切都变得不寻常了。
“我是蝙蝠侠!一名超级英雄!打斗的时候不可能一点擦伤都不受!”经过处理的声音向他嘶吼着,不用透视克拉克也知道那个头罩下是怎样的一副光景,“而且这只是擦伤而已!”
“不,B,你完全可以担任后方工作,不需要经受一点危险,让我来战斗就好了。”克拉克面对他站着,平时一向温和的人此时难得的严肃了起来。
布鲁斯无比想把氪石掏出来砸到他的脸上,但是他不能,所以他只能压低声音让自己听起来更加具有威胁,“超人,你也是有弱点的。”他的声音有些细微颤抖,“还有几次是我去救你的。”
"我需要保护你,世界上可以没有蝙蝠侠,但不能没有超人。而且,"他放缓了声音,"如果我死了,夜翼会接替我的位置。"
"不,不行,你不能受伤。"克拉克还是一脸严肃地说。
布鲁斯感觉有一些不对劲,"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在今天跟我说这些?"
"因为我爱你。"克拉克说,毫无凝滞,极其流畅地说,"我不能让你置身于危险中。"
布鲁斯认真盯着他看了半晌,才确定不是被人顶替而是的确出了些什么事。
"……跟我来。"他转身向出口走去,"看上去我们需要扎塔娜了。"

"的确是魔法。"扎塔娜说,"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你们刚开始居然没发现?"
布鲁斯抿了抿嘴,"他一直表现得非常正常。"
扎塔娜看了他一眼,表示怀疑,"这个魔法会让他加强他的独占欲,还会让他变得有些偏执,你确定真的没有任何迹象?这应该很明显的。"
布鲁斯沉默了一会儿,决定换个话题,"可以解开吗?"
扎塔娜哼了一声,"小菜一碟,就和帽子里的兔子一样简单。"

克拉克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些天来都做了些什么,他也清楚地知道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不过他一点也不后悔没有强行控制自己,毕竟总有些事,必须靠着一些助力才能做成。
不过后来一看到布鲁斯就觉得心虚最终导致了半个月的逃避,这也算值得吧。

评论
热度(178)
  1. 犹大泛中流 转载了此文字
    又酸又甜的一杯酒

© 泛中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