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中流

高三理科狗丨失踪人口丨回复无能
墙头按月算,不更新真的不怪我
FGO沉迷中

【gamquick】一个莫名其妙的初见和吻以及以后发生的两件事

【一】中快银只被被捆起来此为私设,并没有原作中的那么。。。
初次写这对cp。。ooc可能有

【一】
他们俩的初次见面,对于快银是个不太好的回忆。
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尤其当他还是一名神速者的时候,在笼子里一刻都不能停下来。这带来的后果显而易见。他被用充满弹性的绳子固定在笼子的中央,不管怎么样都只能发出可笑的噗噗声。
好吧,这就非常难过了,他的确安分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发生了金刚狼的事件。
当他看到几乎所有人都跑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还被挂在那里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然后他就出现了。
倚在那根棍子上半笑不笑的望着他,让他分不清是来干什么的。
“你是?”他还是试探着开了口。
“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等着呢。Bonjour, Monsieur le Président(下午好,先生)也许你可以叫我牌皇。”Remy把礼帽摘下来优雅地行礼,“收钱办事。”
“那你能不能把这些绳子解开呢?”Pietro眼睛一亮,只要不是敌方的人就好说。
Remy笑了笑,“我要价可是很高的。”
“那看来我只能呆在这儿了。”Pietro有些懊恼的咬着下嘴唇。简直失策,他可以跑的过声音却不能让自己离开这个笼子的中央。
“不过你身上还有一些东西是我需要的。”红瞳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你愿意给我吗?先说好,我不会告诉你是什么的。”
Pietro反而犹豫了起来,哇哦,犹豫,这个词在神速者身上可不多见,最后还是自由的诱惑战胜了一切。“成交。”
“这就简单了。”他把棍子拎起来,在他被绑成的球形的正中央点了一下,绳子就一段一段的炸裂了。
“好厉害。”Pietro有些震惊的看了看自己已经自由的双手,又看向Remy,“比我这能力有用多了……你想要什么?”
Remy只是笑着走上前,弯下腰,凑近他充满疑惑的脸,然后在他的唇上碰了一下。
几乎是瞬间,Pietro就不见了踪影,让他原本发展更深层次接触的打算和他的人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Bonne chance(祝你好运)”他收起自己的棍子,摸了摸嘴唇,却是带着几分高兴的样子走向出口。

【二】
有时Remy还会碰到Pietro。不过他只要被发现,Pietro就会瞬间脸红着消失,还有几次甚至因为太慌张而被绊倒。不过有那么一次偶然的任务让他发现了快银到底住在哪里,第二天他就推掉了所有的委托。
“Bonjour.”他笑着打招呼,死死的卡在出口的位置,Pietro的移动轨迹几乎成了一个圆,这是他头一次希望有穿墙的能力。在这种尴尬的场景持续了二十分钟以后,Pietro停了下来。
“kid,想我了吗?”他问。
Pietro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根本不想说话。
“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我只亲了一下而已。”
“那可是我的初吻!”Pietro压低声音吼了出来,捂着脸倒在床上,Remy还能看到他红透的耳根。
他在堵住出口和去抱住他的两个选项中选择了抱住他,然后说,“我可以对你负责啊。”

【三】
在所有人都听到教授脑内广播的时候他正在地球的另一边计划着一个正在展出的宝物,等到他赶过去的时候泽维尔学院都已经修理好了。
“嗨。”Remy有些语塞,他不怎么知道该怎么样安慰他,“……看来你的新朋友们很喜欢你?”他指了指被画的花花绿绿的石膏。
Pietro只是哼了一声,然后往床边的椅子上一指,“请坐。”
Remy并没有坐到椅子上而是直接坐到了他的床边,把他圈到怀里,“Mon cher(亲爱的),我真的非常抱歉没有赶到。”他看了看那条打着石膏的腿,“疼吗?”
“刚断的时候很疼,后来就好了。”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知道,我恢复的很快。”
房间里安静了一会儿,Remy吻了吻青年的发旋,然后突然开口问,“想不想出去玩一会儿?”
“好啊。”Pietro很快回答道,然后皱眉望向靠在门边的拐杖,“但是我必须带着这个。”
“不需要。”Remy一下把他横抱起,无论是少年时还是青年时的重量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我们就去草地上休息一会儿。”
“不,等一下,草地上会遇到其他学生。”
“没关系,我已经和教授说过了。”事实,在他进入学院的一瞬间就连接到了他的精神,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在这么多房间里找到Pietro。
“好吧。”Pietro任由他抱着往外面走去,闭上眼睛假装自己看不见。

最终Remy选择了比较靠边缘的一棵树底下,哪怕在这么偏僻的位置,周围还是有人不是往这里看一眼。
“你……”猝不及防的一个吻,让他想说的话忘了大半,“你在干什么?”
“我们俩是恋爱关系对吧。”Remy微微眯起眼睛,扫视了周围一圈,人已经走光了,“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Pietro想了想,有点怕他会趁自己不方便奔跑又是在一个偏僻角落的时候做出些肯定会被教授查水表的事,所以他决定用刚刚被打断的那个话题强行更改主题。
“教授和你说什么了吗?”
“我问他你的房间在哪儿,”Remy耸了耸肩,“然后他问我要不要到泽维尔学院里任职。”
“你拒绝了?我还是有些希望你能留下来的。”
“喔,那我需要一些贿赂。”Remy凑近他,摆明是在索求什么。
Pietro飞快的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可以吗?”
Remy叹了一口气,执起他的一只手慢慢亲吻他的指节,“现在我只想上你了。”

评论(10)
热度(165)

© 泛中流 | Powered by LOFTER